百年瞬間丨趙一曼

編輯人:黨群工作部 時間: 點擊量:1672 】【打印 關閉


趙一曼與兒子陳掖賢(寧兒)唯一的合影 (東北烈士紀念館提供)

 

1936年8月2日清晨,在一列從黑龍江哈爾濱開往珠河的火車上,東北抗日聯軍第三軍二團政委趙一曼向看守她的日本憲兵要來紙筆,寫下了給兒子陳掖賢的最后遺言。遺書中寫道:我的寧兒,媽媽已經到了犧牲的前夕,你可以自豪地告訴所有人,你的母親叫趙一曼。

 

趙一曼寫給兒子陳掖賢(寧兒)的信(一)(東北烈士紀念館提供)

 

當天,趙一曼被敵人殺害于珠河小北門外。臨刑前,她高唱《紅旗歌》,視死如歸,從容就義,時年31歲。您現在聽到的是1950年長春電影制片廠拍攝的電影《趙一曼》對當時歷史場景的真實再現。

 

電影《趙一曼》

 

趙一曼:同胞們,同志們,不要為我難過。敵人從我嘴里什么也沒得到,他們失敗了,他們從你們嘴里也絕不會得到什么的。同胞們,同志們,敵人一定要失敗,勝利是我們的,我們要堅強地斗爭下去!

 

趙一曼進行抗日活動的珠河縣侯林鄉(東北烈士紀念館提供)

 

趙一曼,原名李坤泰,1905年出生于四川宜賓的一個地主家庭,192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隨后被黨組織保送至黃埔軍校武漢分校,成為黃埔歷史上招收的唯一一期女學員中的一員。1927年,她被派往莫斯科中山大學留學,回國后,在宜昌、南昌和上海等地秘密開展黨的工作。1931年“九·一八”事變后,趙一曼毅然告別家人和年幼的孩子,遠赴東北,走上抗日斗爭的前線。

 

趙一曼寫給兒子陳掖賢(寧兒)的信(二)(東北烈士紀念館提供)

 

趙一曼孫女陳紅:從莫斯科回來以后在上海那段時間她是在特科(做)情報。九一八以后,東北淪陷,黨組織就派了楊靖宇、趙尚志、周保中他們,其中也有我奶奶。

 

在抗戰前線,趙一曼從一個“氣質高雅、嗜書如命”的大家閨秀成長為英勇殺敵、身先士卒的戰士,她所率領的抗日游擊隊輾轉于白山黑水之間,讓敵人聞風喪膽。也正是在這一時期,這位敵人眼中“挎雙槍,騎白馬的密林女王”正式化名為趙一曼。

 

電影《趙一曼》

 

趙一曼:同胞們,國民黨丟下東北不管了,東北人民受盡日本鬼子和漢奸的壓迫已經三年了,但是東北人民絕不會屈服的。我們要繼續斗爭,我們要抗日!不愿意當亡國奴的跟著我們走,把日本鬼子趕出中國去!

 

1935年11月,為掩護部隊突圍,趙一曼負傷被俘。日軍對趙一曼施以各種酷刑,但她寧死不屈,敵人始終無法從她的口中得到任何有用的情報,于是決定將她送回珠河縣處死“示眾”。

 

趙一曼孫女陳紅:我奶奶她被捕以后,身上的那個就是血、冰碴、棉絮全部粘在一起了。表面上看著挺柔弱的一個女子,怎么會這么堅強?我想她就是當時那種意志,就是信念。

 

在開往刑場的火車上,趙一曼給7歲的兒子陳掖賢寫道:寧兒,母親對于你沒有能盡到教育的責任,實在是遺憾的事情。在你長大成人之后,希望不要忘記你的母親是為國而犧牲的。

 

趙一曼之子陳掖賢全家福(后排左一為陳紅)(東北烈士紀念館提供)

 

由于信的落款沒有透露自己的真實姓名李坤泰,當1950年電影《趙一曼》上映時,陳掖賢雖然也觀看了影片,但他并不知道銀幕上的抗日女英雄趙一曼正是他一直苦苦尋找的母親。直到1957年,原東北抗日聯軍組織部的工作人員到趙一曼的家鄉四川宜賓進行烈士身份核查時,28歲的陳掖賢才知道,趙一曼就是自己的媽媽。

 

來源:共產黨員網

京ICP備:05080424號 京公網安備:1234567890321號 版權所有:機械科學研究總院集團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北京信諾誠

无遮挡一级毛片性视频不卡